一部被杜撰的“伪经”,难掩中国式孝道“真情”

发布时间:2024-06-18 04:53:48 来源: sp20240618

   中新网 兰州6月1日电 (记者 冯志军 李亚龙 高莹)怀胎、哺育、摇篮、嬉戏、教育……甘肃省博物馆所藏“报父母恩重经变绢画”,由十余幅图像组成的连环画叙述了“父母养育,含辛茹苦”“褒扬孝子,鞭挞娇子不孝”等中国式孝道。其虽以宣扬佛教孝道思想为题材,却是一部被杜撰千年的“伪经”,意在将中国传统孝亲文化借“佛”之口弘扬。

  出自敦煌藏经洞的国宝级文物“报父母恩重经变绢画”,高182厘米、宽127厘米,以石青、石绿、朱砂、赭石、白粉、金粉等多种颜料敷绘而成。画中人物众多,有佛、菩萨及僧俗人物123人,排布设计精美,布局疏密得当,可谓统而不滞,活而不乱。

  甘肃省博物馆研究部副主任茹实近日向 中新社 、 中新网 记者介绍说,这幅绢画创作于北宋淳化二年(公元991年),是根据唐人《佛说父母恩重经》创作的佛教经变故事画,提取其中精髓要义,演绘成直白、便于理解的图像。

  尽管以《佛说父母恩重经》为题材的画作和雕塑,在海内外并不鲜见,但这幅绢画是敦煌艺术作品中唯一有明确纪年,且保存最完整的佛经变相画作,同时也是内容最复杂,画面情节最多,特点最鲜明,风格最独特的一幅。

图为出自敦煌藏经洞的国宝级文物“报父母恩重经变绢画”。(资料图)甘肃省博物馆供图

  “十月将满,产后母子具显,洗浴时”“母为其子开怀出乳,以乳乳之时”“或在栏车,摇头弄脑时”“父母养育卧在栏车时”“或复曳腹随行,呜呼向母时”“父母怀抱含笑未语和弄声时”……时隔千年,依然能够从“报父母恩重经变绢画”中的图像与榜题中,体会到父母对子女无私深沉的爱扑面而来。

  茹实表示,这幅绢画中的人物、场景均取材于现实生活,生动再现了宋代敦煌地区怀孕、生子、养育成人等一系列日常生活点滴,活灵活现地呈现在世人眼前,极富感染力。

图为“报父母恩重经变绢画”中的“十月将满,产后母子俱显,洗浴时”的画面。(资料图)甘肃省博物馆供图

  比如,经变图第三幅画面左侧,绘一长一幼二女子正在为木盆内的婴儿洗浴。敦煌民间有为新生儿洗浴的习俗,唐宋时期盛行“三日洗儿礼”,敦煌文献也记载了当时的人们取虎头骨煎汤为新生儿洗浴的习俗。

  孩子一至三岁最需要父母的精心呵护与养育,敦煌地区有哺乳小孩至三岁才断奶的习俗。《父母恩重经讲文》《十恩德》等经文中,将三年哺乳期时母子天性和舐犊之情描绘得淋漓尽致,画面感极强,在绢画十五幅经变图中,有七幅都生动描绘出父母在三年哺乳期的种种细节,漫长、艰辛而又充满天伦之乐。

图为“报父母恩重经变绢画”中的“父母怀抱含笑未语和弄声时”的画面。(资料图)甘肃省博物馆供图

  “这幅绢画之所以被称为‘伪经’,是由于该经是中国僧人将中国传统伦理道德思想或世俗愿望按照佛经的形式写出,并将其强行置于佛陀所说的名下。”茹实说,当时无论是传统儒家思想提倡的“孝为百行之首”“以孝治天下”,或是古代帝王倡导的“君臣之义,父子之情”等,孝亲文化已成为中华民族非常传统的道德核心和基准线。

  “佛教所主张的舍弃父母妻儿出家修行等‘断舍离’理念,与中国传统忠孝思想相悖。因此,中国的佛教徒试图在佛教经典中寻找与儒家伦理道德思想相融合的契合点,孝道就是最重要也是最理想的切入口。”茹实说,由于这部“伪经”贯穿着民众所熟知的中国传统伦理道德,且信仰方式简单,唐宋以来在中国民间被广为信奉,并流传到日本、朝鲜等地,影响极为深远。

  据统计,这部经文的流布方式极为多样,有写本、石刻以及变相。敦煌莫高窟藏经洞中,就发现有80余件《佛说父母恩重经》的写本;北京房山云积寺、四川安岳卧佛院、山东宁阳县等地皆发现有关于《佛说父母恩重经》的石刻;在韩国和日本也有大量不同版本的《佛说父母恩重经》。

  相较于西方社会流行的“父亲节”“母亲节”“感恩节”等节日,中国传统节日中对孝亲文化的纪念日似乎乏善可陈。茹实对此解释说,孝亲文化属于中华民族非常传统的一个道德核心,已经延续了几千年,并融入生产生活的方方面面,内敛含蓄的中国人更习惯用润物细无声的方式去践行和传承。

2023年8月,由甘肃省博物馆和敦煌研究院合编的《敦煌藏经洞报父母恩重经变绢画》出版。图为该书封面。甘肃省博物馆供图

  去年,甘肃省博物馆和敦煌研究院合编的《敦煌藏经洞报父母恩重经变绢画》通过100余张高清图版,对绢画各部分采用分段展示细节的方法,并配以翔实的文字说明,以期让公众深入了解中国式孝道传承。(完)

【编辑:曹子健】